翻页   夜间
喜欢看书网 > 王爷兴亡,宠妃有责 > 番外七番外终章
    祁晴宝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ks33.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A ,最快更新王爷兴亡,宠妃有责最新章节!

    一件震惊宫闱的大事以太子被幽禁而告一段落,师姐的孩子成了自己的仇人,这其中的恩恩怨怨,牵牵绊绊,聂臻也不愿再提起,只是安心地等待腹中孩子长大降世。

    一天天过去,孩子动静越来越明显,她的成长让聂臻忘却了所有不快,心情逐渐明朗欢快起来!

    皇上膝下仅有两位皇子,如今太子被废黜,二皇子痴傻的消息已经传出,不可能被立为储君,后继无人!

    不是所有帝王都有气吞天下的雄心,当今皇上本身就不是乱世成长起来的胸怀韬略君王,他是在和平安逸中登基的,随着年岁渐长,精力不济,无心朝政,越发沉溺于酒色之道,体质空虚,内耗严重,逐渐没有能力影响朝政,更多的官员投入摄政王麾下,至此,摄政王的权势已经不可撼动!

    若是皇上一旦驾崩,便有无数重臣以国不可一日无君为由奏请豫王爷承继大统!

    朝政格局织成了一张网,密不透风地汇集到王爷手中,每每夜晚,聂臻透过明纱看向他在灯下看奏折的坚毅背影,总会有心中的安然,无论以后面对多少风霜刀剑,终此一生,都会和他不离不弃!

    一转眼,便是*怡人的时节,聂臻行动越发不便,一边等着孩子的降生,一边等待子麟入京,按照行程,子麟应该早到了,可他是喜欢沿途看风景的人,必定不会让自己一路奔波劳累,前前后后居然走了好几个月!

    想到子麟,便会自然而然想到可宜郡主,聂臻很少过问可宜的事情,过了这么久,她应该嫁人了吧,对子麟一见钟情这么久,曾经的情意应该渐渐淡了吧,不过她暗恋子麟这么多年,倒是让聂臻心生感慨!

    谁知,说曹操,曹操到,在子麟即将抵达京城的前三天,可宜郡主居然风尘仆仆地从她父王的封地赶到了京城,一双眼睛哭得红肿不堪,聂臻心下奇怪,到底是什么事,能让这位娇贵的小郡主备受委屈?

    可宜郡主一来,就哭哭啼啼,十分伤心,聂臻知她是王爷*爱的侄女,再加上以前利用过她,心怀愧疚,现在也不忍给她冷遇,关心道:“怎么了?”

    可宜看见聂臻容貌的时候,呆了一呆,如月宫仙子般空灵曼妙,她怔然了许久,才试探道:“祭司姐姐?”

    祭司姐姐?聂臻先是不语,后来才意味深长道:“你记着,这世上早已经没了祭司姐姐!”

    可宜愕然,若有所思,但很快就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六皇婶的声音温柔如风,不似祭司姐姐那般清冷,聂臻还没问她,她粉如彩霞的脸上就染上一丝黯然,“父王又逼我嫁人了,我实在受不了了!”

    聂臻对她的心思心知肚明,却不明言,想来是已经知晓子麟即将入京的消息,难道一早,君玄影就知晓他这个侄女的心思?微微一想,也便释然了,可宜明明到了嫁人的年龄,却迟迟不肯,无非是因为有了心上人,可宜一向信任她六皇叔,什么时候告诉了他也说不定!

    聂臻故作不知道:“那很好,你也不小了,早该嫁人了!”

    可宜却抬起晶亮眼眸,娇怯怯地问道:“公子是不是要回来了?”

    聂臻疑惑道:“公子?公子是谁?”

    可宜羞涩一跺脚,眼中充满紧张的期待,那种心情,聂臻体会过,就是那种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既紧张又期待的纠结!

    ---

    三日后,子麟入京,聂臻在王府大门前面迎接,油壁朱车,轻幔掀起的那一刻,惊艳了所有人的目光,眼前公子,白衣如雪,淡雅如雾,优雅若仙,和四年之前相比,似是相同,又似是不同,像一泓春水撞入可宜的心间,使得她怔怔不能语!

    时至今日,她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一袭白衣飘飘,依然记得他倾城的容貌,如湖水般澄澈的眼眸,脸上淡淡的哀愁,这幅水墨画,在心底雕琢了无数遍,依然记忆犹新,传说,爱情是一种宿命,在心底无声无息的蔓延!

    无忧跑上前去,欢呼一声,“子麟舅舅!”

    子麟看见姐姐宫装朝服地站在巍峨的王府大门前,朝他遥遥微笑,伸手摸了摸无忧的小脑袋,露出清雅温润的笑容,“好像又长高了?”

    无忧十分得意,“我长得可快了,还有两个月,母妃就要给我生个小妹妹了!”

    聂臻上前,“无忧,子麟舅舅一路上很辛苦,还不请舅舅进府?”

    子麟向来敏锐过人,忽然接触到一道含羞带怯的目光,循着目光而去,才发现姐姐身后倚立着一位亭亭玉立的身着水雾绿草百褶裙的少女,他的目光掠过之处,那少女慌忙移开了眼睛,他过目不忘,已经认出这位少女就是当年在马车上被姐姐劫持的那位尊贵小姑娘,微微一笑,对姐姐道:“世事难料,想不到还会遇到故人!”

    公子优雅的话语瞬间让可宜心如鹿撞,脸红如锦,深深低下头去!

    ---

    一切阴影都终究过去,春回大地之时,聂臻坐在庭院中,无忧在茵茵草地上欢快地放飞纸鸢,口中还念念有词,“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聂臻看着明媚如花的少女和天真无邪的孩子,徐徐微笑,忽然想起那些曾经出现在自己生命里的男子,师哥,君轻扬,冷啸天,原野,蓦然回首,一切恍然如梦!

    可宜郡主正在和无忧追逐,比试谁的纸鸢飞得更高,却总是输,不甘心输给一个孩子,忍不住大叫道:“六皇叔,快来管管无忧这个小子,气死我了!”

    君玄影忽然笑谑道:“可宜,皇叔可是为了你,才专程请子麟来京城的,如今你连无忧都对付不了,实在是前途堪忧啊!”

    可宜又羞又急,狠狠一跺脚,气呼呼地说不出一句话!

    君玄影却仿佛没有看见,反而笑道:“不过这辈分可就有问题了,你是本王的侄女,子麟是本王的小舅子,这以后该怎么称呼才好?”

    四周立即有一片压抑的低低笑声,可宜大窘,扔下纸鸢,疾步跑了出去,在出庭院的时候,迎面遇到了子麟,白衣广袖,衣袂翩翩,她愈加慌乱,疾步跑开,头上钗饰撞得簌簌作响!

    聂臻看着子麟秀雅的身影缓缓走来,微风拂动了他的发梢,惊若天人,美如谪仙,这幅情景,她曾经在梦中盼望了多少回,正准备起身,腹中却一阵阵抽动,不得不坐了下来,这小家伙又开始闹腾了,君玄影含笑道:“定然是个调皮的小郡主!”

    ---

    四月,春末的一个清晨,聂臻腹中的孩子终于不想在母亲肚子里享受孤独,忍不住要出来和父王母妃哥哥一起享受世间繁华,在折磨了母妃整整两个时辰之后,终于莅临世间,如聂臻所料,真是一个漂亮的小郡主,郡主降世,整座王府都欢腾了起来!

    君玄影看着躺在*上疲惫不堪的臻儿,满脸疼惜,“你辛苦了!”上次生无忧的时候没有在她身边,一直是他最大的遗憾,听着她在房里阵阵痛苦的*,他的心就一阵阵抽痛,所幸,还来得及给她人世间最好的东西!

    聂臻没有力气说话,只无力地抬起手,与他十指相扣,这个手握乾坤的男子,此时掌心尽是温柔,一旁的嬷嬷喜道:“恭喜王爷,恭喜王妃,小郡主一切安好!”

    君玄影小心地抱着那娇软的小人儿,红锦襁褓中,瞪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眼前尊贵男子!

    无忧迫不及待地来看妹妹,粉妆玉琢,心底忽然生出一种要保护妹妹的兄长情怀,一本正经道:“妹妹,哥哥会好好保护你的!”

    君玄影忍俊不禁,温柔地给聂臻额头擦汗,他们又有了一个爱情的结晶,这个柔软的小生命,激起他心底深深的父爱!

    无忧正准备亲亲这个折腾了母妃这么久的小家伙,小家伙却不识趣地大哭起来,把无忧吓了一跳,立即嘟囔了小嘴,“母妃,妹妹脾气怎么这么坏?”

    小家伙哭得撕心裂肺,小脸涨得通红,脸上甚至起了褶皱,无忧瞬间觉得她不可爱了,后退了三步,可怜兮兮道:“母妃,无忧不想要这个小妹妹,她喜欢哭哭啼啼的,很吵,你给我再生个很乖很乖的弟弟好不好?”

    聂臻和君玄影对视一眼,忍不住双双笑出声来,嬷嬷忙笑道:“小世子,小郡主是饿了,吃了奶就不会闹了!”

    无忧皱了皱眉,忽然眼睛一亮,“如果既有妹妹,还有一个弟弟,就很多人陪我玩了!”

    君玄影看着一脸倦色的臻儿,沉下了脸,“整天就想着怎么玩,还不做你的功课去!”

    无忧见势不妙,一溜烟不见了,边跑边大喊,“母妃,无忧不喜欢妹妹,记得再给我生个弟弟…”

    ---

    PS  :本文的番外到这里就结束了,至于子麟和可宜郡主是否会有未来,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空白,相信未来是美好的,非常感谢各位读宝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宝宝先休息一段时间,六月的时候开新文,到时候再见,感谢你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