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喜欢看书网 > 女神的终极狂医 > 第533章飞机头突然现身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s33.net
    

    最快更新女神的终极狂医最新章节!

    孙静一离开,韦不凡的座下小兵立马寻了过来,见到关浩后恭恭敬敬道:“关医生,韦将军找你。”

    关浩瞳孔一亮,沉思道:“是不是你们的军医不给力?搞不定那几个小孩吗?”

    来人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甚是佩服他的料事如神,讪讪笑道:“也谈不上搞不定,都只是小问题,但人数太多,我们忙不过来,不知道你闲不闲?”

    关浩双手负后,一本正经,二话不说随着他向前走去。

    到了目的地,医疗室的空间已经完全爆棚,只好在外面搭起了十几个帐篷,好几个身穿军服的医生和护士忙得像无头苍蝇,应接不暇。

    关神医一出场自然不同反响,前后不到半个小时以催枯拉朽之势恢复了四十个孩子的身体状况,也许是饿得太久,一打起精神就狼吞虎咽。这些屁大的小鬼也不知道自己走了狗屎运,对别人更是连感谢都没有一句,只有一个念头:哭破嗓子也要把爹妈叫来把自己带回家。

    如此场面没了钟丽柔实在是趣味性大减,但这天关浩又威风了一回,基地里面哪个人不对他敬爱有加,可以阴差阳错地捣破如此大型犯罪集团,绝对是踩了狗屎运。

    谢敏身子上的衣服由于褴褛不堪,此时已经换上一套干净的军装,勉强算是合身,咋一眼看去竟是一块飞机场,白废了那张玲珑可爱的面孔。

    看着这群跟自己同病相连的小屁孩,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宛如打翻了五味瓶。忽然找到刚刚忙完的关浩,步伐稍显踉跄地凑过去羞答答地唤了他一声。

    关浩回头一看,狐疑道:“哟,是小美女啊,有什么指教吗?”说着心里又打起波浪鼓来,这妮子不是应该被钟丽柔带回去录口供了吗?怎么还呆在这里……

    谢敏的脸颊泛着红晕,轻声道:“我想问一下早上是你把我救回来的吗?”

    关浩思索片刻,决定笑纳了这一记大功,道:“应该可以这么说。”

    “那你知道是谁把我带回来的吗?”谢敏亮着眸子,显得很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答案。

    看这情形向山杰那小子还真是走了桃花运,关浩朗朗一笑道:“我的学生带你回来的,莫非你想见他?”

    虽然这里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向山杰的存在,但神医部队的第七件神秘武器早已经在军营里传开来,谢敏之前就从韦不凡的口中知道了答案,如此一问不外乎就是想确认一遍。

    一想起那个强壮而有力的身影,谢敏的愣愣失神,救命之恩有时候是很要命的,就像关浩救了向山杰,于是后者把命交给了他,而现在谢敏等于欠了向山杰一条命,就算未必要以身相许,好歹也得向对方表示一处感激之情。

    “那你知道他在哪吗?”谢敏紧张道。

    关浩抬起头又寻思片刻,说道:“我想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他不能见你的。”

    “不能见我?这是为什么?”谢敏糊涂起来,虽然说做好事不留名的才是真正的硬汉子,但也不必低调到这种境界吧?

    好不容易向山杰同学走一回桃花运,按理说关浩应该成.人之美,他捂着良心说句公道话,虽然认识不到一天,但凭着第一感觉,她跟向山杰实在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惜的是对关浩来说他已经跟死人差不多了,是绝对不能谈恋爱的。

    武器终归是武器,一天还没铲除魔尊,他绝不能让这件秘密武器有太多不必要的牵挂。

    “没有为什么,反正你可以把这个人忘记了。”关浩大咧咧地说道。

    “我只是想见见他道个谢。”谢敏解释道,以为对方会错了意。

    “想道谢的话,我替他领了。”关浩话锋一转又道:“为什么你还不回家?如果我是你的话就回去跟父母聚个会,而不是留在这里等什么救命恩人。”

    尽管他语气不重,谢敏还是被他训得俏脸羞红,只好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七天后……

    当去钟丽柔拉着几个重刑罪犯回到小黑屋,在崔九洞的严刑拷打下不费吹灰之力就破了案,连续抓获了三四十人,没放过一条漏网之鱼,花时仅仅只有七天。

    为此J城的公安局局长可谓是出尽了风头,负责带队的探长更是接受采访和开记者会搞到自己拉屎都没时间脱裤子。不管怎么说仅用了七天时间就能破案绝对是功德无量,其实这一切全是钟丽柔的功劳。而钟丽柔小姐则是默默无闻地沉寂了,也许除了关浩和小青之外,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记得她曾经存在过。

    夜渐渐深了,在一栋豪宅内,大厅里金壁辉煌,其奢华气派相比赵金龙送给关浩的房子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套私人住宅正是赵金龙的地盘。

    钟丽柔精神萎靡地坐在沙发上,说道:“基地里还有个很重要的受害者,叫谢敏,你可以安排她出庭做证,这案子估计到这里也结束了。”

    赵金龙坐在她旁边抽雪茄,目光锐利精神抖擞,突然叹了口气,说道:“这件事就不劳你去心了,你已经很累,不过,你真的下定决心了吗?”

    “嗯,过了明天,我就会吃解药。”钟丽柔也哀声叹气道。

    赵金龙须眉翘了翘,皱着眉间的疙瘩道:“但是也未必要宣布你之前的身份已经死了吧?还得去找具尸体那么麻烦。反正又没几个人认识你,何必要小题大作?”

    钟丽柔总算牵强地挤出一抹笑容,说道:“我只是想看一看我死了之后他会有什么反应。”

    “你指的是关浩?”赵金龙神色狐疑道。

    钟丽柔没有说话,不说话就是默认的意思。

    赵金龙心里忽然咯噔一下,神情古怪道:“你该不会……已经跟他……”

    这话就像根刺一样扎在她心里,但是却不痛,而是心慌。钟丽柔斜了爷爷一眼道:“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了。”

    一看这反应赵金龙心里就知道了大概,当场呆若木鸡。他看着这个孙女长大,对她的性格也是了如止掌的,一向把贞去看得比命还重,这回被关浩那小子玩了,想必是动了真情。

    “那你恢复身份之后有什么打算?”赵金龙不动声色道。

    “当然是继续工作了,没有什么特别的打算。”钟丽柔耷一耷肩。

    “还工作?你不打算结婚吗?”赵金龙试探道。

    “拜托,我才24岁,结什么婚……”钟丽柔抗议道。

    “这不是多少岁的问题,时间拖得越久,有些东西也许你就错过了。”赵金龙意味深长地说道。

    钟丽柔用后臀想都知道他指什么,一时间对不上话。

    赵金龙灭了雪茄,又接着道:“缘份这东西是不能强求,但幸福始终是靠自己争取的,给自己一点信心吧孩子。”

    钟丽柔感慨颇深,这些道理她怎么可能会不懂,但有些事情是需要勇气的,而且更难得的是时机,也许她现在欠缺的只是一个时机。

    赵金龙进了睡房休息,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愣愣失神,很想给关浩打个电话去,但交待了孙静的事情又得按计划来,她这个身份七天前就已经死了。而死亡的理由则是遭了歹徒暗算,虽然不太说得过去,但已经想不出更好的解释了。

    突然间有人按响了门铃,保姆对着猫眼打量一会,开了门。

    钟丽柔应声看去,还以为是父母回来了,正想过去撒个娇,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飞机头,脑残指数达到颠峰的非主流打扮。

    飞机头招呼也不打,进门就急匆匆地朝厅内奔去,看见错愕中的钟丽柔时不禁愣道:“喂,你哪位?”

    这个王八蛋,真的是一点礼貌也没有。钟丽柔气不打一处来,赶过去一记铁沙掌从后脑勺拍下,骂道:“臭小子,我是你姐。”

    飞机头愣了好一会,摸着脑门诧异道:“堂姐?”

    “你这么晚跑来我家做什么?”钟丽柔两手插腰,哼道。

    飞机头也知道这个堂姐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一张脸,好在他认得这个声音,不由喜出望外,兴奋道:“堂姐,我来找你的。”

    “你找我去干什么?”钟丽柔冷哼道,瞪他一个白眼走回沙发上坐下。

    飞机头也坐了下来,活脱脱像条跟屁虫,紧张兮兮地说道:“你知道我关师傅在哪吗?”

    关师傅?钟丽柔怀疑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失笑道:“他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关师傅?你不是千方百计想杀了他吗?”

    一说起这事飞机头就脸红,讪讪道:“你别打岔,到底知不知道他在哪?”

    “你先说说找他有什么事?”钟丽柔好奇道。她实在想不出一个飞机头如此慌张要找关浩的理由。

    飞机头暗忖片刻,煞有介事道:“你最近不是刚破了一件大案子吗?非法贩卖人体器官的。”

    “本小姐的英雄事迹外面基本没有人知道,你的消息倒是挺灵通。”钟丽柔自豪道,想这件案子的功劳出于保密需要全部都让给警方了,又有谁会知道她的神威。

    “我可以告诉你,你们只抓了几个打杂的,真正的幕后指使人你们还没有抓到。”飞机头神秘兮兮地说道,似乎知道什么惊天动地的大阴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